梦想歌词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上传歌词 / 正文

天蝎座老爸

  一家中如果有三个人是天蝎座的,这个家应该会是什么样子?这个家的空气中一定会充满了傲慢 、孤独、不妥协的因子。老爸、姐姐和我都是天蝎座 ,这三个天蝎座的人经常会把妈妈惹哭 。妈妈有时候气得不行就说:“你们这几个拧劲儿人,都跟正常人不一样,我上辈子欠了你们什么了?让我这辈子还都还不到头。 ”我始终觉得天蝎座的人除了性格中的敏感 、傲慢以外 ,内心还是有些封闭的。敏感的表现是极为小心眼,眼里不容沙子,喜欢以牙还牙;傲慢的表现是如果发生了矛盾 ,可以保持一个月不开口和对方说话,也绝对不认错;而内心的封闭,就是别人很难真正走进他的内心 。

    

  我出生的时候父亲四十六 ,母亲四十岁 ,我八、九岁懂事的时候,父亲都五十多岁了,所以从小就觉得与父亲有隔阂。我父亲一生郁郁寡欢 ,看起来总是满腹心事的样子。妈妈常常埋怨我爸这个人冷酷,说再热的心也温不热他 。直到父亲退休了以后,60多岁的他性格开始转变 ,不再和我妈妈斗气,也不再对儿女们不满意了。但他依然我行我素的做着他自己喜欢而别人无法理解的事。他70岁的时候,花很多钱在一个陌生人手里买了一张蛇皮 ,怕我妈妈看见不高兴,就把蛇皮藏在床的木板与床垫之间,他想用蛇皮做一把二胡 ,但是没想到,日子一久,蛇皮老化得不成样子,有些部分已经融化了 。爸爸70多岁的时候经常去钓鱼 ,由此认识了几个与他年纪相仿的老人 ,几个老头组成了个乐队,爸爸负责创作,他将一打宣纸装订成册 ,用毛笔写他自己创作的歌词 。

  其实父亲本应该是过悠闲生活的人,读书、写字 、画画、拉琴、钓鱼才是他所喜爱的事儿。可惜,70岁之前他没能够有时间 ,也没有条件去正正经经的去享受这些。

    

  这个年青时被人叫做美男子,中年后被人叫做怪人的人,年青时从来不懂得操持家务而且没有什么责任感 。中年时曾因为历史问题被压挤 ,那时候他每天要做着自己不喜欢的工作来赚钱养育儿女,且周围无人与他谈论诗词歌赋什么的,让他大半生都活得很郁闷。他讨厌我妈妈跟他讨论柴米油盐;讨厌儿女们动他的那些热爱了一辈子的“宝贝”们。这个出身于富裕的小市民之家的英俊公子哥一生都不太懂得过日子是怎么回事 。

    

  爸爸是家中最小的孩子 ,上有一哥一姐,我没见过大伯,听说大伯在朝鲜战场上牺牲了。姑妈比爸爸大七 、八岁 ,又事事都让着爸爸 ,爷爷奶奶也一直对父亲很娇惯。

  小时候听姑妈说,父亲年轻的时候喜欢演戏,家里实在管不了他也就由着他来了;他喜欢乐器 ,如果家里不给买,爸爸会闭着眼睛躺在结着冰茬的地上,把我奶奶心疼得不行 ,也就妥协了 。

    

  我爸爸的声音非常好,他唱歌也特别好听,遇上他高兴的时候就会给我们唱旧电影《夜半歌声》里的插曲 ,也唱一些三十年代的歌,我印象比较深的好像有一首歌叫《五月的风》,他的声音根本就听不来是个五六十岁的老人;他喜欢拉二胡 ,特别喜欢拉《江河水》。小时候家里有台脚踏风琴,遇上舅舅来的时候,爸爸一高兴 ,我们家就会来个家庭演奏会 ,爸爸拉二胡,舅舅吹口琴,姐姐弹脚踏风琴。

  

  现在每次看电视剧时 ,尤其是一些描写三十年代故事的电视剧时,我都会想象着父亲年轻时候是不是也像那些热血的男青年一样站在舞台上,念着那些激昂澎湃 ,或者风花雪夜的台词?我想,那时候父亲的心中对生活或者日子一定是充满美好想象的,那些想象里绝对没有艰辛和踏实二字 。

  我妈妈跟我说过 ,她说其实老爸他表面很冷,但也是极富有同情心的,他会为一个弱智的孩子而落泪 ,他会把身上所有的钱给一排乞丐,甚至他曾把自己评职称和长工资的两次机会让给一个家里有瘫痪妻子的同事小陈。所以他们争吵了一辈子,但妈妈仍然对老爸照顾得无微不至。

    

  我出生的时候 ,父亲46岁 ,已经算是很老了,他从来没抱过我,也没拉过我的手 ,这点让我特别嫉妒邻居家的小萍,每次看到她爸爸抱着她买东西的时候,我都会觉得自卑 。

  父亲和母亲其实是经常争吵的 ,只是他们很少当着我们的面吵,有一次我翻出来一个信封,信封里是一沓被斯碎的父母合照 。天啊 ,那时候我才知道,我父亲年青的时候是那么的英俊啊。

  我们这代人没经历过文革,听我妈妈说 ,父亲因历史问题被审查,还曾经一度被打发到底层去当水暖工,所以他的性格就变得非常阴郁。小时候我和弟弟不懂事 ,知道一些大人的事 ,觉得好玩儿,就跑到院子当中猛喊:我爸是坏人,是反革命 ,是国民党 。虽然那时候这些问题已经不算问题了,但我爸爸非常恼怒,把家门从里面反锁起来 ,不让我和弟弟进家。

    

  19岁那年的寒假,我和W恋爱,那是我第一次恋爱 ,因为早恋,被我父亲打过之后,关在家里不让出去。我不吃不喝的顶过了三天就开始呕吐 ,好像那次胆汁都吐了出来了 。我妈妈一心软就默认了我和W的关系,并把我放了出来。我爸爸为此事跟我妈一个月没说话,他不喜欢我的男朋友 ,更不希望我因为恋爱把学业荒了。记得当时爸爸说过一些特别狠的话 ,他说:**你听好了,二十八岁再谈恋爱,三十岁结婚 ,这是专门给你定的规矩,因为父母养了你二十多年花了太多的心血和金钱 。你应该先孝敬父母几年,至少要工作五年 ,把工资全交给家里才算孝敬。我爸爸总是直呼我的大名,这点让我非常不高兴。

  22岁那年,我要结婚 ,父亲不同意,他大怒,让我滚 ,说永远不想见到我 。妈妈被我逼得没办法,就同意了。

  前几天看电视剧《乔家大院》,其中的一个情节 ,说的是陆家的女儿为了帮丈夫渡过难关向父亲一次又一次的借钱 ,父亲不给,她就又哭又闹的,甚至还拿鸡毛掸子打她父亲。我看到这里差一点哭出来 ,我记得那时候我爸爸不同意我的婚事,所以拒不见前来商量婚事的W的父母 。为此,我在家里大闹了一场 ,砸了爸爸的宝贝玉葫芦,玉葫芦本是一对,所以父亲大怒 ,才骂我滚 。我结婚的那天,我父亲躲了出去,那天我觉得我父亲太狠了 ,我在心里想,我结婚了以后再也不见他,看他想不想我。所以结婚后 ,我总是选我父亲不在家的时候回家见我妈 ,从我结婚的那天起我就没叫过他爸爸。

    

  生宝宝的时候,我23岁,剖腹产 。当我被人从手术室里推出来的时候 ,隐约看到一个人影特别像父亲。那时候意识刚恢复,说话几乎没什么力气,我问妈妈 ,是不是爸爸来了。妈妈断然否认了 。后来姐姐跟我说,我在手术室的那四十分钟,我父亲两只手握在一起在走廊里走来走去的 ,我被推了出来,他撒腿就往楼下跑,那时候我爸爸快70岁了。这里要说一个插曲 ,因为手术完成后清点纱布的时候发现少了一块,医生护士到处找也找不到,医生说是护士抱婴儿的时候婴儿婴边缠了一块纱布 ,而护士断然否认。找不到纱布就要重新把缝合的伤口拆开 ,如果纱布留在肚子里就是医疗事故 。这四十多分钟,我妈妈和我爸爸的经神几乎崩溃,只因一块止血沙布。当我姐姐的同学 ,为我打麻醉针的姐姐告诉我妈妈说,可能要重新给我打开伤口的时候,我妈妈几乎瘫倒了 ,因为再打开伤口意味着不能用麻药,也意味道着我会疼死,我爸爸却冷静地让医生们再找找那块止血纱布。后来谢天谢地总算是找到了止血纱布 ,当我被推出来的时候全身冰冷 。

    

  有一次我抱着生病的宝贝回娘家求妈妈帮我的时候,发生了我一辈子也忘不了的一件事:我70岁的父亲送我和宝贝去医院,他抱着宝贝下楼的时候 ,脚下一滑,从五楼跌倒滚了下去,脸 、手、肋骨全伤了 ,而宝贝被他紧紧的抱在怀里安然无恙。我当时哭了 ,我很想叫一声爸爸,很想。而我爸爸没等我张口就拉下脸来对我瞪着眼睛说:磨噌啥,快走啊 ,宝宝发着烧呢 。

    

  后来我去了深圳,有一年春节,我回长春过年 ,到了家里不见我爸爸 。我问妈妈,老爸去哪了?妈妈说不知道,这老头走的时候也没说。大约两个多小时后 ,我爸爸满身雪花的回来了,胡子眉毛上全是白花花的霜,手里提着一袋海鱼。我的眼泪刷的一下子奔了出来 ,原来父亲一直记得我爱吃海鱼,70多岁的他竟然骑着自行车跑到光复路那么远的海产品市场给我买最好的海鱼 。那时候我真想喊一声“爸爸”。而父亲并没有看我,他转身对母亲说 ,赶快把鱼做了吧。之后又回到房间里去摆弄他的那些宝贝了 。

  回到深圳以后 ,因为在某半月刊工作,过年放假的时间特别短,有时候不但不放假 ,而且还要值班什么的,所以三个春节都没有回长春。但我一般都是半个月打一次电话给家里,如果是妈妈接的电话 ,我们就能聊上几十分钟甚至一个小时。如果是爸爸接的,从来没有超过五句话 。我问:爸爸***身体最近好吗?姐和弟都怎么样?他答:都挺好的,家里全好 ,你好好干你的工作吧。我说:我买了一些补品,过几天给你们寄回去。他答:不用,家里啥都有 ,没事少花钱,就爱瞎花钱,没什么事挂了电话吧 ,长途浪费 。我说:爸再见 ,你和妈保重身体啊。他答:知道了。

    

  2004年3月初,我做了个奇怪的梦,我梦见一只毛发往下落的豹子在丛林里很艰难的跑 ,一会儿就倒下了,我姐姐给它喂药,但它的毛还是在不停的掉 ,我忽然觉得那只豹是我父亲,它老了,生病了 ,马上就将离开这世界了,于是我就哭着为它做了一只木盒子,把它放了进去 。

  我是哭醒的 ,天一亮我就打电话给姐姐,姐姐哭着说爸爸这几天发烧,而且人瘦得厉害 ,几次说带他去医院他都拒绝 ,昨天好容易劝他去了医院,医生说可能是癌,结果要在今天下午才能出来 。听了这个消息我并没有哭 ,我多希望下午的结果是虚惊一场啊,因为我父亲的身体一直都很好,因为他几十年来一直都在运动 ,70多岁了还能骑自行去光复路给我鱼呢。

  下午的结果出来后,证实了我爸爸是淋巴癌晚期。3月19号,我的心情异常的烦燥 ,是我父亲被查出淋巴癌的第19天,我顾不了那么多了,买了第二天的飞机票 。结果第二天的早上家里就来了电话 ,说父亲不行了。我在飞机上心急如焚的,大约10点多的时候,再也忍不住了 ,在飞机上痛哭失声 ,我预感我见不到我父亲了。

  妈妈跟我说,父亲临终时一直在看门口,大家都知道他是在等我 ,妈妈问他是不是等小蔷回来,他不能说话但眼泪却流了下来 。姐姐说前几天他意识清醒时候,妈妈还问过他 ,要不要小蔷回来。他还在摇头。

   我父亲的病从发现到离世仅20天的时间,而我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在20天之前回去见一见父亲呢,我已经三年没有见过父亲了 ,甚至没能当着他的面喊他一声爸爸 。这么多年我对爸爸的感情真的很复杂,不知道是敬畏还是代沟,多年来 ,我好像一直怕他。但是当我将他的骨灰装进丝袋再放入骨灰盒里的时候,我忽然觉得自己跟爸爸那么的亲近,他的骨灰在我手上 ,我心里有一种温暖的感觉。我边上的一个男人问我:“你们家的男人呢?怎么这事让一个女孩子做?你不怕吗? ”我说他是我爸 ,我有什么好怕的 。

    

   很多年以来,我一直以为爸爸不爱我,我们极少交流 ,我一直觉得跟父亲没共同语言,也谈不来什么,甚至在我妈妈来深圳的日子里我都不会给爸爸打个电话。直到他离开了这个世界 ,我才知道,我的性格和父亲多么的相像啊,我们都不爱把爱表现出来 ,其实都把爱埋得很深。

推荐阅读

文章标签: 天蝎座 老爸

版权声明: 本文除特别说明外均由原创

本文链接: http://diqifilm.com/post/213307.html,尊重共享,欢迎转载,请自觉添加本文链接,谢谢!

分享本文: 请填写您的分享代码。